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
                    6號錦秋國際大廈A-1303
                    郵編: 100191
                    電話: 010-82800568
                    傳真: 010-82800578

                     

                      版權制度推動數字音樂從互訴走向合作  
                     

                       編者按:盜版給全球數字音樂產業帶來了很大沖擊。在我國,近年來隨著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音樂產業自身商業模式的調整,數字音樂產業發展呈現出新的態勢。本文作者結合我國數字音樂發展狀況,針對侵權盜版的現象,提出需要不斷完善版權制度,規范市場競爭秩序,同時積極推進產業界進行授權合作,從而推動數字音樂產業快速發展。

                      全球音樂產業自20世紀90年代遭遇網絡傳播的沖擊后,曾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面臨盜版橫行、收益縮減和企業破產等諸多難題。但隨著相關法律機制的逐步健全和音樂產業自身商業模式的調整,產業發展形勢大有好轉。國際唱片協會以“點亮新市場”作為2014年協會年度報告的主題,并指出全球主要市場的音樂產業收益都已恢復增長。

                      然而,我國本土數字音樂產業卻尚未呈現如此樂觀的態勢,在數字音樂用戶人數達到4.5億,為全球之最時,產業整體收入卻不及環球音樂公司一家收入的1/8,同時,音樂創作人才斷層、產業形態單一和轉型動力不足等問題一一呈現。在此背景下,今年10月騰訊與網易在數字音樂版權上達成合作并非偶然,是數字音樂產業主體在版權司法和執法日趨從嚴基礎上的深刻反思和主動轉型,是國內數字音樂產業轉型的積極事件。原本因數字音樂侵權問題陷入糾紛的兩家企業,開始分享作為數字音樂產業核心的版權資源,其中不僅折射出產業主體自身的反思,更再次證明了版權制度對產業發展的作用不可替代。

                      盜版掣肘產業發展

                      在國內數字音樂平臺出現初期,不少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了“盜版且免費”的推廣策略,趁著國內音樂產業網絡維權意識尚未形成,網絡版權司法和執法力度尚未強化,通過直接提供盜版數字音樂或間接提供非法鏈接等方式,以海量的盜版數字音樂資源贏得用戶規模和網絡廣告收益,我國網絡用戶將互聯網視為免費獲取資源之地的習慣也由此根深蒂固。待到唱片公司聯手打擊盜版,并嘗試通過網絡提供正版付費下載的時候,發現已很難扭轉用戶習慣,國內音樂產業尚未成熟即遭到網絡盜版重創,音樂產業跌入了只產“好聲音”難出“好音樂”的怪圈。

                      相比而言,美國音樂產業由于有成熟的行業協會,在網絡盜版出現之初,就通過針對網絡服務提供者甚至網絡用戶的大規模訴訟,在免費習慣尚未形成之時就通過刑事責任的威懾力構建起付費機制。我國本土音樂產業主體在短期內無力對抗盜版和改變用戶習慣的情況下,只得自行向網絡用戶提供免費數字音樂,并自己向唱片公司支付版稅,數字音樂市場進入“正版且免費”的時代,權利人從網絡服務提供者那里獲得收益。在這一階段,國內的司法和執法水平也得到顯著提升,如唱片公司針對雅虎和百度等互聯網公司的一系列訴訟,也迫使國內網絡服務提供者加快了自身的正版化進程。

                      然而,在此階段,數字音樂產業又面臨新的問題,即獲得合法音樂版權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反而成為了被侵權的對象,數字音樂平臺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由于網絡服務提供者多以專有許可的方式獲取數字音樂內容,導致部分曲庫不足的網絡服務提供者試圖通過侵權的方式獲取他人的數字音樂內容,引發了愈演愈烈的侵權訴訟,嚴重掣肘合法經營者建設數字音樂平臺。由此可見,數字音樂產業的法律糾紛并未因為正版化的開展而停息,只是從權利人與網絡服務提供者之間轉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內部而已。

                      常態化版權糾紛帶來的內耗,使得數字音樂正版化的先行者反而成為業內最大的受害者。例如騰訊QQ音樂是國內獲得正版授權最多的數字音樂平臺服務提供者,反而因被侵權導致了過高的維權成本,也致使其不敢投入過多成本到音樂版權的綜合運營上。與此同時,版權成本不斷提高,在網絡用戶付費模式無法短期內推廣的情況下,僅靠廣告收入已無法負擔版稅和數字音樂平臺的運行成本。國內三大數字音樂平臺騰訊、阿里和海洋音樂,目前都仍然處在賠本賺吆喝的階段,只能通過其他領域的收入來彌補日益增長的版權費用。入不敷出的產業現狀,也使得數字音樂平臺無能力繼續針對互聯網的特點開發更多數字音樂服務類型,最終受到影響的,仍然是上游權利人的收益。

                      嚴打侵權規范市場

                      “免費且盜版”到“免費且正版”的產業轉型,僅僅實現的是網絡用戶層面的正版化,并沒有帶來音樂產業良性發展所需的穩定收益。2015年,我國版權執法與司法水平不斷提升,既回應產業界加強行業監管、建立自律機制的長期呼吁,也為音樂產業的下一步轉型創造了關鍵的制度環境。國家版權局下發的《關于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明確要求所有網絡服務提供者必須于本年度7月31日前將未經授權傳播的音樂作品全部下線,在此期限后如果繼續傳播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國家版權局將依法從嚴查處。與此同時,國家版權局、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和公安部還啟動了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2015”專項行動,規范網絡音樂侵權問題是其中的首要任務。

                      這種先自糾后嚴查的執法方式,針對的正是網絡服務提供者相互間的侵權問題。設定自查期限,在某種程度上采取了赦免網絡服務提供者“原罪”的方式,給所有數字音樂平臺提供者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使大家在版權明晰的基礎上展開公平競爭,而不再為侵權糾紛耗費成本。在司法領域,近年來法院開始頻繁裁定的訴前禁令和逐步提高的賠償標準,也意味著網絡侵權成本低于許可成本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對于網絡服務提供者而言,試圖免費使用或借他人版權獲益的做法將受到嚴厲打擊。

                      業界合作有序競爭

                      事實上,在國家版權局和法院進行調整之前,業界就呼吁建立行業協會,實現行業自律,為數字音樂產業的下一步發展掃清障礙。此次版權執法水平和司法水平的提升,為數字音樂產業轉型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騰訊旗下的QQ音樂與網易旗下的網易云音樂達成的音樂版權轉授權合作,涉及音樂作品數量達到了150萬首,專有許可破冰,使得權利人、網絡服務提供者和網絡用戶三方同時受益。

                      對權利人而言,許可對象的增加能夠提高版稅收益,最終反哺產業上游的創作環節,幫助解決創作人才斷層的問題。對網絡服務提供者而言,轉授權的實現既能幫助減少授權方的版稅負擔,又能顯著降低被授權方在版權監管日趨從嚴背景下面臨的侵權風險,有效消除了網絡音樂市場版權糾紛,使各方將精力集中到提高用戶體驗的環節上。

                      以騰訊QQ音樂為例,由于其是最早致力于構建正版化的數字音樂平臺,所以在免除侵權風險后能夠將更多精力投入到數字音樂版權盈利模式的多元化探索中。如今的QQ音樂除擁有廣告收入和會員付費等傳統收益渠道外,還有在線演唱會、數字專輯發行、在線藝人推廣和粉絲經濟等多元化全方位版權盈利機制。這種多元化反過來也促使音樂產業上游的著作權人樂于將包括版權運營、分銷工作交于騰訊,音樂產業分工在數字時代得到了優化和升級,最終實現了音樂版權內容效益的最大化。

                      對網絡用戶而言,在這種模式下,不但無需輾轉多個數字音樂平臺來獲得自己需要的內容,而且能夠以在線的方式獲得更豐富的用戶體驗,使數字和網絡技術帶來的便利性和實時性優勢在數字音樂領域得到了最大發揮。同時,由于數字音樂版權在多平臺共存的情況,當未來需要網絡用戶全面通過付費獲取數字音樂時,也不會出現因特定網絡服務提供者壟斷作品來源而出現價格過高的情形。

                      正如著名歌唱家多明戈所言,無論在任何時代,版權都是音樂市場存在的基礎。我國數字音樂產業的每一次轉型,都建立在版權立法、司法和執法水平提升的基礎之上。侵權成本不再低于授權成本,直接帶來的效果是產業主體最終放棄以相互侵權為特征的內耗競爭方式,轉而憑借合法數字音樂來進行商業模式創新。(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

                     
                     
                    北京科龍寰宇知識產權代理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18272號-1
                    欧美一级内射美妇网站_精品久久久久成人码免费动漫_黄色片免费网站_国产精品老熟女色视频